世相丨“别人家的爸爸”郭斌:不会搞缝纫的电工不是好交警

<
前几天,西安交警郭斌突然火了!一段脚踩缝纫机给女儿做“布书”的视频,让郭斌成了网友眼中“别人家的爸爸”,评论中多是“羡慕”“嫉妒”。“买到的不算本事,自己做的才是最有爱的。”郭斌说。(图 赵昊 文 苏静萌)
谈及自己意外走红,郭斌笑着说完全没有想到。布书是送给孩子一周岁的礼物,作为一名交警,他在布书中专门设计了一页“车让人”的画布,希望孩子从小就能遵守交规。
“从设计样子、画图,到最后的完工花了30个小时,刚开始连大小都拿不准,只能做了拆、拆了做慢慢摸索。”郭斌说,自己工作忙,没太多时间陪玩,想让孩子长大后看到这些小玩意,觉得爸爸没有错过她的童年。
虽然一直有做手工的爱好,但几年前郭斌连针线活都不会,更别提使用缝纫机了。“当时一时兴起用缝纫机做了一件牛仔裙给媳妇,虽然全是线头,媳妇还是很喜欢,我就坚持了下来。”经过一天天的琢磨,这个大男人终于将缝纫机用的游刃有余。“这已经是我第二个缝纫机了,第一个被我踩坏了。”在这一针一线中,他觉得无比幸福。
在深入接触后记者发现,郭斌不仅只是个“暖裁缝”,还是个“好电工”,他的宿舍早在他的改造下实现了“遥控一切”。“这个无线小开关可以控制宿舍的灯光和风扇,每个床下的柜子旁都有开关可以控制。”郭斌给同事的床下都“设计”了开关,“我给灯装了分段开关,工作一天大家都很累,有这个开关不下床就能关灯。”郭斌面带自豪地说。
喜欢做手工要从郭斌的大学说起,郭斌学的是自动化专业,跟现在交警职业压根不沾边。正是有着工科男的严谨和细心,他才能创造出大大小小的新“发明”。
在郭斌的宿舍里,有着大大小小十几个工具箱,大到电钻、锯子、胶枪,小到砂纸、刨子以及各式各样叫不出名字的螺丝刀,每打开一个“百宝箱”郭斌都要给记者细细讲解一番。“这些都是别人不要的,我都拿回来做些小东西,你看这个警示灯就是用药瓶盖子和废电池做的。”郭斌说。
每天执勤6个小时,时常面临突发情况,在这样高强度的工作下,郭斌依然将爱好“进行到底”。他说,每个人都有自己休闲娱乐的方式,而他减压的方式就是静下心来做个小物件。他给记者展示了他的“新作”索玛立方体,“当时看最强大脑时觉得索玛立方体特别有意思,所以就自己画图动手去做了。”
虽然是几个小方块,但切割木头,以及随后的打磨上蜡,他一共花了6个小时。
因为制作木器会有噪音和粉尘,于是交警大队后面的小花园成了他常呆的地方。“‘爱迪斌’今天去花园做啥?”队里的同事看见郭斌拿着工具,都会调侃他。
每个乐观开朗的超人,内心都有最柔软的部分。郭斌说,2007年他大学毕业后留在北京做弱电工程师,当时的月薪只有3000块,“租房一个月600块,相当于工资的五分之一,每个月省吃俭用连500块都攒不下来”。郭斌提起辛酸的往事,眼眶不由得红了起来,“北京太大了,我在那里生活没有归属感。”
有爱的地方才有家,2009年,郭斌选择了回西安,考上交警岗位。郭斌说,交警这个职业是他的梦想,每个男人可能都有军人梦、警察梦,“在北京上学时,看到天安门执勤的民警,一瞬间就爱上了”。
“现在每天虽是一个人工作,但执勤出了任何问题,同事们都会第一时间赶来帮忙,我跟队里的同事感情很深。”说到这郭斌笑了起来,“结婚的时候就洗了一张照片,是我们宿舍几个同事,我媳妇都生气了。”郭斌拿出自己亲手制作的车牌挂件,走线精美,每一个挂件上都用心的缝制上了车牌号码。“这是我给同事们做的车牌挂件,做一个差不多要花两小时。”
作为一名交警,郭斌也全面的掌握了“终极技能”:2秒认套牌。在汽车行驶过程中,速度达到20--60码时,他可以一眼判断出车牌的真假。
为了练成这个“看家本领”,郭斌没有少下功夫。他经常跑到体育场去“钻研”号牌,“一圈一千多辆车,走一圈你就能发现一共有多少种号牌,假的牌子总会不一样,发现了就拍下来给指挥中心查一下”。从警9年以来,郭斌共查获约二三百个假牌,成功解锁2秒认套牌的终极技能。
“热爱”是郭斌在采访中提到最多的一个词,因为热爱,才能把五味陈杂的生活过得有滋有味,因为热爱,才能把枯燥的工作干得热血沸腾。“我希望我的发明能让使用它的人感觉到爱,我对未来工作的每一天也都充满期待。”

再看一遍